疗法疗效

求医必读

求医必读

先找答案,再咨询!

对于行善堂能治的病,如果还有什么疑问,可以先在网站内寻找文章,都能找到答案!实在还是不懂的,可以打4001018857电话或大夫手机18600717356咨询。

带什么资料?

把以前有的检查报告(心电图,心脏彩超等)全带着。如果近3个月没有检查,建议来之前做一个Holter和一个普通心电图,带过来。

来就诊要预约!

来就诊前必须提前预约,为什么要预约?为了减少等待,来了当天就能看上,买好了往返票看完当天就能赶回去,让患者少折腾。每次都要预约。预约好就诊时间后,要按时间来,有特殊情况临时有事的请提前取消预约号或电话告知我们退号,把空号让出来给其他需要的患者。

诊所上班时间?

周三 - 周日上班,每天9:00 - 17:00,中午12:00-2:00休息,周一周二双休停诊

国家法定节假日(五一、十一、中秋、端午等)休息。春节从阴历腊月25到正月初十休息,腊月24上班,正月十一上班。

特殊情况另行通知,可以看:

行善堂官网:www.xingshantang.comwww.xingshantang.com.cnwww.xingshantang.netwww.medmesman.com

马院长博客:www.mabaolin.cn

微信公众号:行善堂心脏专科:bjxingshantang     北京行善堂中医诊所:beijingxingshantang

打400-101-8857询问。

其他地方有无分院?

全国只此一家,无分号!无加盟!反正就这一家。外地患者要治病必须到院治疗。

要挂谁的号?

统一挂行善堂的号,不分医生,行善堂从开张到现在一直这样。

看一次需要多长时间?

纯生物针治疗大概20分钟,治疗前的看(望闻问切、研究、诊断)需要20-40分钟,第一次因为问的多,所以花的时间长,第二第三次等花的时间短,总体上来讲,第一次大约1小时,以后每次30-40分钟左右。

这不算等待的时间。尽管预约了,有时候也需要等待一下。

需要人陪着来吗?

生物针治疗本身是治完了就可以自己走的。要不要家人陪同可以根据年龄、病情、家人时间自行决定。现在大多数是第一次有人陪同,从第二次开始有人陪的占四分之一,自己来的占四分之三。

附近住宿方便吗?

治疗不是手术,当天可以往返,一般不需要住宿的,如果来早了或者想顺便旅游的,诊所附近300米有一家宜必思酒店(010-65432668),500米有一家汉庭酒店(010-85659397),1000米有一家速8酒店(010-65452007)。房价大约300左右。(直接在百度地图上搜索“北京行善堂中医诊所”然后在周边找酒店就能找到具体位置)

刷卡还是现金?

信用卡、储蓄卡、现金、支付宝、微信都行。

能报销吗?

行善堂靠的是疗效,没有医保,也没和商业保险对接,所以不能报销。个别患者单位自己能报销的除外。

治疗后原来的药还吃不吃?

看具体情况。

原来治疗心律失常的药,在行善堂治疗后,根据我们的建议维持或逐渐减药。

原来治疗心脏神经症的药,比如抗抑郁药、安眠药,基本上可以完全停掉。

具体要听从行善堂专家根据治疗效果给出的建议。

看完回家后有病情要反应,找谁?

打400-101-8857,有时候忙顾不上接,会在不忙的时候回过去。也可通过微信:18600717356 联系。

带药坐车不方便,可以快递吗?

虽然行善堂的药量不大,但有患者辗转坐车不方便,可以发快递,快递费由患者自己付,现在快递费很便宜。

位置和路线?

地址:北京朝阳区朝阳北路万象新天家园四区413号

“具体乘车路线”

行善堂马宝琳研发的中医房颤新疗法包括:

生物针+中药

生物针是扎针,一个月扎一次,扎完就能走,不住院;

中药是汤药,自己回家熬。

和其他中医比,我们有生物针,当然,药方和药材质量也不一样。

你在其他地方看中医、喝中药没有效?没关系!我们不一样。

一样的材料,有人做饭好吃,有人做饭不好吃,这才是水平,何况我们疗法不一样,材料也不一样,水平也不一样。


房颤是支配心房的交感神经“乱放电、乱传导”造成的。房颤是心脏病,但心脏是全身五脏六腑的一部分,所以治疗房颤既要治疗心脏交感神经,又要治疗全身,这样才容易治好,治好才不容易复发。

所以行善堂的疗法是针对以下4个方面

  1. 调整心脏交感神经兴奋性;
  2. 经络疏通;
  3. 脏腑平衡;
  4. 生活指导(运动、停西药、饮食、禁忌等等)。

所以,行善堂治房颤,不但不用射频,而且不单纯对房颤有效,对合并的各种难受都有效!

其中生物针重点针对心脏交感神经,中药重点针对脏腑平衡,同时二者都对经络疏通起作用。生活指导目前主要体现在来诊时的口头指导上。

生物针的原理

房颤的发生是因为心脏的交感神经乱放电,乱传导,电流在心房里打转儿。

心脏的交感神经是从大脑经过颈椎到胸椎,从胸椎出来到达心脏的,从胸椎出来后有个中转站叫做心脏交感神经节,这个神经节是心房交感神经的上级单位。

生物针是用细针把一种生物蛋白放到后背肌肉里的心脏交感神经节附近,去缓慢的影响交感神经。不是切断、不是麻醉、不是扎到神经上、不是像倍他乐克那样阻滞,而是缓慢的影响交感神经。就像有的小岛不老实,我们把航空母舰开到海峡去一样,震慑一下,就会起作用。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的医学机制,太专业了,此处不是学术交流,我们不细说。

生物蛋白是可吸收的,一般25-30天吸收干净,也就是说在25-30天内一直起治疗作用,病情轻的,治一次(治疗作用持续25-30天)就能不颤,一次不颤的占到10-15%,病情重的,需要多治疗几次,大多数都是每治一次就会进步一次。针不粗,比平时肌肉注射的略微粗一点儿,不用打麻药,6-7的小孩都能接受。治完马上就能走,很多患者都是第一次家人陪着来,第二次就自己来。每次治疗间隔一个月,实际掌握在27-28天到31-32天之间。

生物针的操作

简单的说,就是扎针,扎完就拔出来,主要是在后背,也会有四肢等其他地方,用的针比肌肉注射的略微粗一点儿,直径不到1毫米,是扎在肌肉里,不是扎在心脏上,不是扎在神经上,不是扎在骨头和血管上,就是扎在肌肉里。不用麻醉,扎的时候的疼痛程度比肌肉注射的疼痛要轻,有的人会有些紧张,有的人谈笑自若就和扎别人一样,这和个人性格、坚强程度和疼痛敏感性有关,实际上不怎么疼,勇敢听话的6-7岁的小孩也能接受。

治完了以后,在扎针部位贴上创可贴,马上就可以走,自己走,可以开车。当然了,走路和开车都会有些别扭,但是都可以。

生物针的正常反应和副作用

其实没有明显的副作用,只能说是我们不希望出现的正常反应,叫副作用也可以,很少,包括:

  1. 低烧(发生率2.1%,不超过38度,一般1-2天,可以不用处理),夏天尤其是三伏天相对多见,可能和天气闷热,人不禁折腾有关,也可能和外地患者来回做车做飞机,一会儿有空调一会儿没空调有关,另外和个人体质有关。
  2. 疼痛(一般7-10天,程度可以忍受,不用做任何措施,不影响开车、上班,严重疼痛的发生率0.1%,这种可以吃止疼药),当时扎的时候不算,一般从第二天开始,扎针部位开始疼,实际不是单纯的疼,而是酸胀疼、别扭,活动时有些心理障碍,一般高峰是2-4天,然后逐渐缓解,7-10天恢复正常,也有个别持续2-3周的。
  3. 短期加重或者发作规律改变,有4-5%的患者刚治疗1周内会有症状加重,有的是加重,有的不是真加重而是发作规律变了,比如原来每天发作房颤1次,每次持续3小时,治疗后变成了每天发作3次,每次20分钟。不论真加重的还是发作规律改变的,一般都在一周后逐渐好转。这些都是正常反应,而且是好事儿,这说明有效,起码说明治疗在起作用。
  4. 感染,3年来只碰到1例患者在1个针眼处有感染,像长了个疖子一样,属于局部感染,不发烧、不扩散,需要说明一点儿的是,这位患者真是特别特别的不讲究卫生,身上很多泥儿。所以,不用担心感染,大家几乎都有化验扎手指头的经历,没听说一个小小针眼儿就感染的。
  5. 扎针的地方有个小包,按着有些疼,这是放到里面的生物蛋白没有完全吸收,有的人比较瘦,容易出现这种情况,这是正常现象,时间长了就没了。

除上述情况外,没有其他副作用。当然更不会治坏(有人对行善堂还不了解、对我们这种独家的疗法也没在其他地方见到过,会有这种担心),如果经常治坏,我们就不治了,如果效果不好,我们早就关门了。只有又有效、又安全、又方便,咱们大家才会都高兴,我们学医也没白学,行善堂才会越发展越好。

疗程

每月来1次,进行生物针治疗和开药,开的药都是中药,行善堂不用西药。

房颤的疗程是6次,也就是6个月。每次都要进行生物针治疗,但不是每次都肯定开药,也不是这6个月每天都吃药,不是一共要吃180副药,每次开什么药、开多少要看情况,生物针扎的部位也会有部分调整。

原则上1个月1次,实际掌握在27-28天到31-32天之间,没有必要在25天以内来第2次,因为25天以内第1次的治疗还在起作用,也不要在35天以后,这样药劲儿有些接不上。特殊情况单说。

疗效

行善堂给房颤定了五个疗效的标准

  1. 消除症状,不再难受(不再胸闷气短心慌害怕、包括头晕失眠打嗝腹胀胸疼等等全身其他伴随性疾病症状的改善、不再像个病人、基本不影响生活);
  2. 心率变慢,也就是脉搏慢下来(这是指的减量或停掉倍他乐克、心律平等西药以后还能慢下来);
  3. 心房缩小,提高射血分数,改善心功能(这一点目前西医没有好办法,但通过实践证明,行善堂的生物针可以做到);
  4. 不颤,恢复窦性心律(对于持续性房颤的主要判断是转复,阵发性房颤的判断标准除了不颤,还有虽然还颤,但房颤次数明显减少+每次持续时间缩短,同时早搏减少直到消失);
  5. 预防血栓,猝死的可能(减少因房颤导致的血栓风险和药物导致的猝死等)。

18年来累计治疗10000多例,有完善病例资料的患者5000多例,有效率96.73%,复律成功率67.25%,复发率低,副作用少。

复律指的是不颤了,也就是彻底好了。

注意:这里指的是完全不颤,并且也没有其他早搏、房速、室上速等心律失常。我们掌握的标准比较高,这个标准比射频的成功标准高,对于房颤的射频来讲,射频完了不颤了但是有了频发的早搏也算成功。

有效率里面包含了完全不颤的和虽然颤但很有效的。

我一直坚持把疗效的评价权交给患者,虽然患者不懂医,但病在患者身上,患者说有效才是有效,医院说手术很成功,人家患者没感受出来,这不行。当然,把评价权交给患者也有问题。我经常碰到疗效很明显的患者,问我,我这个算有效吗?我说,您自己说呢?他说,应该是有效吧。我说,那不就得了。

绝大多数房颤患者是有心慌胸闷、心率快、吃倍他乐克或心律平或胺碘酮、还有很多腹胀、打嗝、失眠、心情低落等等表现,经过治疗以后,他们绝大多数停了所有西药心率不快了,原来看起来是“病人”,经过治疗变成“好人”了,生活质量高了,除了心电图是房颤,别的和好人一样,就算心电图还是颤,但颤的有规律了,不那么乱了,有的不细看和不颤一样了。这些都是有效。也就是说,完全不管事儿的很少,管事儿的里面有60%多的完全没事儿了,剩下的30%多也很管事儿,但心电图还是颤。

以上效果统计都是以6次为标准计算的。房颤的疗程预计是6次,有1次就不颤的,有4次不颤的,也有6次后还颤的, 1次不颤的占到10-15%,6次还颤的接近40%,也有少数治疗10多次以后终于不颤了的。

其中,阵发房颤的疗效相对更好一些,好的更快一些;持续房颤的疗效相对差一些,好的更慢一些。这也是按照治疗6次复律的标准来衡量的,没有复律的持续房颤基本上都感觉上好了很多,不难受了,心率不快了,西药全停了。

关于抗凝药的问题

我们不对抗凝发表正规意见,也就是不以医生的身份、不以治疗方案的形式对抗凝不抗凝发表观点,但会以朋友的身份说说我们自己的看法。

为什么?

因为抗凝药的争论很多,美国和中国,中国各大医院,这里指的是著名的心脏专科医院,著名专家,他们有很多争论,有的说抗,有的说不抗,有的说先进行危险评估以后再决定抗不抗,总之,有很多争论。反正有一点儿大家都清楚,就是抗凝减少了脑血栓的风险,但同时会增加脑出血的风险。

当然,这是指的持续房颤正在我们治疗过程中,疗程还没结束、还没治好的情况下,治好了当然就不用说了。

但是有一点:就算是经过我们的治疗还颤,但不难受了、心室率变慢了、心跳的比较规律了,原来乱七八糟一会儿快一会儿慢,治疗后颤的相对比较整齐了,这按照理论推测肯定会减少血栓形成,因为规律了不容易形成漩涡,血流的比较顺畅,另外血栓形成有很多全身因素,比如大家认为的血液粘稠等,通过治疗后,从一个天天难受的“病人”变成一个看起来没事儿(虽然心电图还颤)的“好人”,肯定是全身情况都变好了,很多不知道的指标都变好了,应该更不容易形成血栓。这一点上我们没做深入研究,所以这些都是推测。

复发的问题

复发的非常非常少。

目前我们了解到的仅有3-4例受到极度恶性刺激后有复发,这些极度刺激包括:

  • 大量喝酒(一次喝了3瓶黄酒、半斤白酒、无数啤酒、喝到断片儿);
  • 亲人去世(患者本人68岁,治疗期间婆婆去世);
  • 高强度运动(患者70多岁了,但是爬山,很高,很冷,气压很低);

正常生活、常规运动、常规锻炼都不会复发。

尽管不容易复发,但是大家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就是严重的生气、连续的熬夜、大量喝酒、喝浓茶、喝咖啡、剧烈的高强度运动,本来就容易诱发心脏病,实际上很多人刚开始得病就是这样被诱发的,所以治好以后不是上了保险、以后什么都不怕了,这些还是要注意避免,原来没有病都能被这些因素诱发得病,治好了以后顶多和没得过病一样,仍然可能被折腾的重新得病,当然,这不是复发的概念。

任何慢性病的发作都是身体不利因素长期积累的结果,房颤是冰山漏出水面的部分,实际上只要发病,水面下看不见的还有冰山,我们的治疗不只是针对房颤这个冰山尖,也针对水下的部分,脏腑平衡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治好了以后的身体状况能够恢复到发病以前的好时候(比如恢复到第一次房颤发作之前1-2年的身体状况),所以不容易复发,但也不能使劲折腾。

再强调一下,正常生活、常规运动、常规锻炼都不会复发。但不要使劲儿折腾。

中药的问题

绝大多数房颤都是在全身脏腑不平衡、不对劲儿的前提下重点表现在心脏上,很少很少有全身到处都非常好而只是单纯一个房颤(有、非常非常少),这里不是指的西医所说的“特发性房颤”,西医说没病不等于没有病,我们说的全身到处都非常好是指吃饭睡觉大小便、精气神都非常好。

所以我们治房颤,也要治全身、治脏腑。

有的房颤伴随着肚子胀打嗝,有的房颤每天夜里1点发作,有的房颤伴随着尿频,有的房颤伴随着做噩梦,有的房颤伴随着全身没劲,有的房颤伴随着怕冷爱感冒,有的房颤伴随着胸闷气短,有的房颤伴随着脾气急爱发火,有的房颤伴随着心情低落胆子小不敢坐电梯不敢去商场,有的房颤伴随着拉肚子大便不成形……

这些情况都要治。治了这些情况,房颤就容易好,好了就不容易复发。中药就是重点治这些脏腑,让心肝脾肺肾都平衡、协调。

这里强调一下:由于行善堂不走医保,有个别患者希望从行善堂开了方子回当地拿药,这一点儿我们理解,也允许,但是,行善堂的药非常好,反正在全北京市面上很少见,这是比较了上百家公司以后选出来的货,大都是高级的,都是那种放到精致小包装里单卖的,是出口日本的标准,只是我们没装成小包装,很多有经验的患者回当地拿药后感觉味道不一样,又从行善堂邮购(现在快递费很便宜)。现在买个有黄瓜味儿的黄瓜不容易吧,买个有辣味的大葱不容易吧,我们的药就敢说好,2016年4月,全国的饮片专家和国医大师来考察过,亲口说在北京比较少见。另外,我们一个月的药费也就是几百块,有时候1000多,这能看出我们不是靠卖药赚钱吧,现在大多数中医院7天的药在1600-1800左右,我们的药是治病的武器,咱是诊所,是治病,追求疗效。不是药店,药店只要药材合格就行,你好不好和他没关系。合格和质量好之间有时候差着十万八千里。

生物针和中药的匹配

原则上必须生物针加中药。

生物针解决心脏交感神经乱套和经络的问题;中药解决脏腑失衡和经络的问题。

个别情况下,我们只做生物针,不给开药;另外有些情况下,我们先只开药,吃些天以后再做生物针。这些都是根据具体病情来定的。

射频失败后的房颤能不能治?

能治!在我们治疗过的房颤换着中,射频失败的占到30%多,有的做过4次射频。

射频失败不影响我们的疗效。

治疗费用

生物针每次5000,中药没准儿,但每月的药费基本在几百到1000多之间,大多数不是一个月30天每天都吃药,有时候开7副,有时候15副,也有时候25或30副,总体上,来一次开25副药的不到10%,根据病情来定。所以,大概的费用就是总体上每次6000左右。这是每次治疗的所有费用。费用是一次一交。没有医保和商业保险,全自费,个别患者自己单位能报销的除外。

效果慢的

不是效果差,而是慢,需要多治几次的。

  • 持续房颤、没有症状、心室率不快,不做心电图不知道有房颤的,这是由于身体适应了房颤这种状态,理论上比到处难受、心室率快的见效慢,另外,我们评价治疗效果就是难不难受、心室率快不快、颤不颤,而这类患者没治的时候就不难受、不快,所以只能等着不颤,看不出一次比一次见效的过程来,只能等着某一次突然不颤了、好了,在此之前什么都看不出来,这类没有症状心室率不快的大约占到不到5%,如果来行善堂治疗,要先明白这个道理。只能等质变,中间看不出量变。
  • 体质非常虚弱,体质极差。比如极度阳虚、浑身没劲、三伏天冷入骨髓等。这些人自己基本都知道是体质差。这个差和有些房颤症状多不一样,大多数人症状多、很难受,但体质不这么差。

我们不治的

注意:以下涉及病名的,必须是正规三甲医院明确诊断,一字不错,就是这么写的,口头传的不算。要一字不错的和下边一模一样。

  • 急性心肌梗死刚出院三个月(这要去大医院);
  • 射频刚做完不足一个月(还处于不稳定期,满一个月后再来);
  • 扩张型心肌病(简称:扩张心。要一字不错!彩超说心脏大、心房大的不算扩张心);
  • 肥厚梗阻型心肌病(彩超说心肌有点儿肥厚的不算,非梗阻型的要看面诊情况定);
  • 尖端扭转型室速/室性心动过速(易晕厥,有致命风险,不治);
  • 室速/室性心动过速(明确的是有过“室速”,必须是这两个字而不是室上速);
  • 有过室颤历史(被电击除颤过);
  • 风湿性心脏病(嘴唇紫、脸蛋红、腿肿,明确诊断为风湿性心脏病的;只是说“有点儿风湿的”不算);
  • 先天性心脏病(室缺、动脉导管未闭、法四-法乐氏四联症,即使治疗过也不治。房缺的可以来面诊再定);
  • 严重心衰(射血分数EF<45%);
  • 癌症(是癌症的都不治);
  • 有过脑出血,脑梗塞的不治(偏瘫,行动不便、言语不清、脑子迷糊);
  • 严重糖尿病不治(如双脚溃烂、糖尿病已经导致尿毒症);
  • 心肌炎急性期(过了急性期的可以治);
  • 肺栓塞;
  • 癫痫病;
  • 心包炎;
  • 其他还有一些不治的情况,比如年龄很大(80以上)、活动不便等,具体可打行善堂电话4001018857咨询。

再次声明:以上必须是一模一样、一字不错的这几个字,和大医院住院诊断的一模一样、一字不错,书面的。很多人把“心肌炎”说成“心肌病”,把“心肌缺血”说成“有点儿心梗”,把“心肌肥厚”说成“肥厚型心肌病”,把“室上速”说成“室速”,一字之差,差别十万八千里。而很多正规大医院也愿意把病往重了说,随便说,随口说,很容易引起恐慌和误解,很容易耽误实际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