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6年房颤治疗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病例实录 > 患者所写 >
阅读:+ 评论:+ 源于:原创 作者:范行 微信:18600717356 电话:400-101-8857
屡发屡删,不知何故,现已提出申诉,可能要几天后才能有回复。我再次重新发布,内容如下:

我叫范行,男,1945年生,今年71岁,研究生学历,某事业单位退休高工。阵发性房颤史16年,先后经历过药物治疗、射频消融治疗和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治疗。都说久病成医,在长时期的患病求医过程中我感悟出一些经验和体会,可供房颤病友参考。

首先强调一点:下面所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绝无虚构(包括姓名),但经验、体会难免带有主观成份,不能保证一定正确。每个人的年龄、体质、病情不一样,治疗方法因人而异,请多听医生和专家的意见,切勿轻信和照搬他人(包括我)的看法和做法。

一、房颤初发期(2000─2007)

2000年的某一天,我在打乒乓球时突然感到心跳很乱,但不太难受,持续时间也不长。我没有声张,继续打球,事后也未求医。过了较长一段时间,心跳乱的现象再次发生。这次我不敢怠慢,立刻骑上自行车去医院。半路上,心跳正常了,到医院没查出什么毛病。又过了一段时间,毛病再次出现。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步行去离家最近的医院,总算赶在心跳恢复正常之前做了心电图,证实是阵发性房颤,随即挂上Holter。第二天,动态心电图结果出来,基本正常,没有捕捉到房颤。医生开了胺碘酮,我没要,因为我知道此药副作用太大,吃了怕有不良反应。

从2000年到2007年,我的房颤发作频度不高,大约一两个月犯一次,每次持续二至四个小时。房颤发作时,我会吃几片心律平,虽然感到作用不大,但觉得吃总比不吃强。平时不犯病就不服药。最初犯病时我还往医院跑,后来知道治房颤除去射频消融外也没其它好方法,就不去了。那时的想法是:我的房颤发作次数不多,不算太难受,对体力影响也不大。射频消融手术毕竟有风险,能不做就不做吧。加之,我还抱有侥幸心理,总想着不定什么时候房颤自己就好了。

我的房颤有一个特点:绝大多数发生在晚间(晚10点至晨5点)。往往是一觉醒来发现房颤犯了。《中国医刊》2009年第44卷第9期上有一篇李晓枫,方丕华撰写的论文《迷走神经介导性心房颤动研究进展》,文中说:“阵发性房颤分为迷走神经介导型和交感神经介导型房颤。迷走神经介导型阵发性房颤以迷走神经张力增高为诱因。

临床特点:男明显多于女(4:1),首发年龄多在30~59岁,几乎只见于无器质性心脏病的患者,即孤立性房颤(一般指年龄<60岁无心肺疾患的房颤患者,发生率约占所有房颤的12%,预后较好)。其发作特点为:以夜间为主,亦见于休息时、就餐后或饮酒后,很少或从不发生在体力活动或情绪激动兴奋时;常在凌晨或清晨终止;几乎所有病人都随病程进展而发作趋向频繁,反复发作持续多年,但没有或很少变为持续性房颤。心电图特点:发作前心电图见窦性心率减慢或窦性心动过缓,但当窦性心动过缓达到一定临界程度时才发生房颤,多数病例的临界心率在60次/分以下;发作前的几分钟或几十分钟,常可出现房早或房早二联律,发作时心电图常混合存在心房扑动”。我的房颤具有文中所述的多项临床特点,因此,我觉得我的房颤应该属于迷走神经介导型房颤。

二、房颤发展期(2007─2016)

从2007年11月起,我的房颤发作频度开始增高,从一两个月发作一次逐渐缩短为一个月、半个月发作一次,有时甚至不到十天就发作一次,而且持续时间增长,一般要四至六个小时才能复律。为此,我决定改变过去不犯病不服药的做法,改为每晚睡前服三片心律平(一天只服这一次)。养成习惯后,从来没有漏服过。一直到2015年10月,8年里居然一次房颤都没发生过,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为什么心律平能预防迷走神经介导型房颤呢?我给自己的解释是:虽然心律平不能中止房颤,但心律平对早搏有明确的抑止作用。迷走神经介导型房颤发作之前往往频发早搏,如果能抑止早搏,就等于解除了房颤的诱因,从而防止房颤发作。当然,对于其它类型的房颤,心律平能否起到预防作用,我就不得而知了。

从2014年起,我发觉体位性早搏开始增多。所谓体位性早搏是指:坐着、站着心律正常,躺下就会出现早搏;有时左侧卧没事,平卧或右侧卧就出现早搏。这种现象以前也有,但比较少,后来逐渐多起来。严重的时候连午觉都睡不成,一躺下就出现早搏,只好起身不睡了。为了排除心脏器质性病变,2014年4月,我做了心脏256层极速CT检查,结果显示冠脉无中、重度狭窄,排除了冠心病。此外,还做了超声心动图(心脏彩超)和动态心电图,也没查出什么大问题。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体位性早搏增多是个不好的苗头,预示病情将趋于严重。

2015年10月,病情果然有了变化,8年未犯的房颤复发了,而且是在白天(下午四、五点)。第二个变化是出现了房扑。以前的房颤,复律十分突然,没有任何前兆,不经意间就复律了。而现在的房颤,紊乱的心律在复律前会先变成一次整齐的心律(心率>120次/分),持续一段时间后再转为正常心律。由于没有经验,我曾把这种快而齐的心律误认为是心动过速,后来才知道那就是房扑。为了应对白天出现的房颤,我把每天晚上吃三片心律平改为下午和晚上各服两片,但效果不好。不仅下午的早搏和房颤未能控制住,反而引起晚上房颤发作。于是,我加大剂量,改为每天下午和晚上各服3片心律平,但效果仍不理想。这意味着常规剂量的心律平已无法预防房颤发作。如果继续增加剂量,即便有效,也非长久之计。因为剂量过大必将有损肝、肾,长期服用后果难以预料。在药物不能控制病情的情况下,我开始有了要做射频消融手术的想法。

三、射频消融治疗期(2016.2─5)

2016年2月4日晚9点半,早博频发,10点转为房颤,不久转为房扑。以前房颤转为房扑后很快就能复律,但这次不同,一直到第二天早晨还不见好,我终于下定决心要住院治疗。我先去附近医院做了心电图,心率141次/分,然后携心电图去本市某三甲医院住院。下午2点半准备拍胸片,突然心跳正常了。本次房颤/房扑历时近18小时,时间之长、心率之高前所未见。这说明我的房颤已进入加速发展阶段,如再不治疗,势必由阵发性房颤转为持续性房颤。到那时,心房组织发生改变,治疗难度将大为增加。所以,对我来说,接受射频消融手术已刻不容缓。

为了充分暴露病情,我从5日入院那天起就不再服用心律平。6日晚一度早博频发,险些引发房颤。7日是除夕,上午10点我挂上24Holter回家。晚上看春晚,半夜12点后才睡。8日凌晨4点10分,房颤发作。6点半赶回医院,下车时感觉心跳正常了。我一共做过三次动态心电图,前两次都没有抓到房颤。这次能完整记录到房颤发作、复律的全过程,实属不易。结果显示:24小时内发生室性早博数十次,房性早博三百余次,房速23阵,房颤1次,持续2小时20分。9日到15日住院期间,半夜里还发生过一次房颤,历时4个半小时。从4日到15日,共发生三次房颤,平均4天1次。由于停服了心律平,所以房顫发作频度显著加大。

射频消融手术前,需要做常规经食管超声心动图,目的是检查左心房内有无血栓。此项检查要往食管里插入超声探头,虽然用了麻药,但强烈的恶心(呕吐)感还是使我难以忍受,遂改做心脏256层极速CT,为此多花了不少钱。

2月16日,我做了射频消融手术。从上午9点半进手术室算起,手术进行了近4个小时(通常只需3小时左右)。术前准备工作不太顺利,原计划要在左、右两侧股静脉里分别插入1根和2根导管,可能是因为我的血管比较特殊,左侧静脉切口怎么也做不好,于是改从左锁骨下做,谁知此处也不好做,干脆就不做了(省了一根导管)。做右侧静脉切口也费了不少劲,术后医生告诉我,这是他从医以来遇到的第二例这么难做的静脉切口。两根导管从右侧静脉切口插入,一路向上进入右心房,再穿过房间隔进入左心房。插管过程很快,没什么感觉。接下来的射频消融过程比较顺利,人始终处于清醒状态,可以听到仪器工作时发出的吱吱声,能感到烧灼的痛感。痛感强烈时我就哼两声,医生听到后就会暂停操作。消融手术结束后,右侧静脉切口用沙袋压迫止血,要求右腿8小时内不能动,8至12小时不能下床。有网友说:“手术本身不难受,不让动才难受”,总结得确实精辟。不仅术后8小时腿不能动,在手术台上的4个小时身体也是不能动的。医生交待,如果要小便,只管尿,手术台上垫着尿不湿呢。实际上,对于老年男姓患者来说,平躺在手术台上,就是想尿也未必尿得出来。

术后躺在病床上数脉,发觉心率每分钟84次左右,明显比术前每分钟70次快不少。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大多数人3至6个月后心率会恢复正常。

手术是否成功要三个月后才能知道。网上有资料说:三个月内心脏处于不稳定期(水肿期),仍需服用抗心律失常和抗凝药物。三个月后不再使用治疗房颤的药物而无房颤、房扑、房速发作,视为手术成功;如仍有房颤、房扑、房速发作,但发作次数明显减少,或持续时间明显缩短,或术前无效的药物术后有效,则视为手术有效。消融术后3个月内发生的房颤、房扑、房速,如持续时间≥30秒视为早期复发,约60%的早期复发会自行消失。3个月后发生的房颤、房扑、房速,如持续时间≥30秒,为晚期复发。若3个月后房颤仍反复发作,可以考虑再次手术。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进入三个月的恢复期。术后3天一切正常,第四天(20号)出院。出院第4天午休时觉得心跳快,心率120次/分,历时1个半小时,由此揭开了房颤、房扑频繁发作的序幕。2月27日晨6时50分发生房颤,后转为房扑,历时25小时;3月5日晨5时25分发生房扑,历时2小时;6日晚23点10分发生房扑,历时15小时;9日晨和中午发生两次房扑,分别历时40分和8个半小时;10日中午和晚上发生两次房扑,分别历时15分和两个半小时;12日凌晨,房扑历时两个半小时。晚上11点半,厄运降临,长达14天的房扑开始了。在此期间,心率大多在120─160次/分,服心律平能使心率降至100次/分左右。我还试服过1/4片琥珀酸美托洛尔缓释片(倍他乐克),降心率作用很显著,但血压也随之下降,感觉并不舒服,就没再服用。长时间的房扑使我对手术效果几近绝望。3月21日(连续房扑第9天),我回医院寻求帮助。医生除去建议电复律或二次手术外也无其它良策。我觉得电复律只能起到暂时复律的作用,并不能维持正常心律。至于二次手术,我连想都不敢想。一次手术就使人苦不堪言,二次手术我是绝对不做的。万般无奈,我只能耐心等待转机出现。3月26日中午11点55分,我靠在床上看报纸,突觉原来快而齐的心跳开始不齐了。很快心率由124次/分升至163次/分。起身后情况无好转,脉博以163─166次/分的快脉为主,间或有几个重脉混入。12点半和衣躺下,听天由命,只管睡觉。13点30分醒来,发觉脉已变慢、变齐,躺着测95次/分,站起测104次/分。此后几天心率逐渐减慢,大多数时候在90次/分以下。始发于今年2月4日的房颤和房扑终于结束了。那时的我,简直就有绝地重生的感觉。

虽然房扑没有了,但早搏还是经常发生,而频繁的早搏就是房颤发作的先兆。3月28日下午唱歌期间(集体活动),早搏较多,晚21点10分房颤发作,历时1小时20分。3月30日下午16点15分唱歌接近结束时发生房颤,历时50分。这两次房颤均有明确诱因,那就是唱歌引起的劳累。为此,我暂停了每周两次的唱歌活动。

在房颤、房扑频繁发作期间,我开始考虑万一手术不成功怎么办?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到北京行善堂中医诊所有关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简称生物针)治疗心脏神经症的介绍,立刻产生了兴趣。

从道理上讲,通过改善心脏交感神经节微环境,影响心脏神经信号传递,从而治疗各种心律不齐病症是说得通的。我的房颤属于迷走神经介导型房颤,迷走神经和交感神经相互拮抗、制约,如果二者失衡,就可能引起心律失常。所以,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应该能治疗我这种类型的房颤。为了防止上当受骗,我首先登录了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北京卫计委)官网,点击“医疗机构执业登记信息查询”,输入“北京行善堂中医诊所”和验证码,立刻查询到该诊所的详细情况。该诊所法人“马宝琳”,审批机关“朝阳区卫生局”,行医执照有效期“2014年12月25日─2019年12月31日”……这说明,北京行善堂中医诊所是经过审批的正规诊所。但是网上有说好的,也有说不好的,所以,我又通过他们的咨询电话(4001018857)先做了咨询,这让我放心了许多,医生的专业程度是我咨询过医院里最好的。但我还是不放心,接下来我打算对该诊所作一次实地考察。

4月1日,我趁清明回北京给父母亲扫墓之际,去行善堂中医诊所跑了一趟。从外观看,行善堂与我想象的中医诊所相差无几。大厅窗明几净,家具古色古香,墙上挂满了各种照片、荣誉证书和锦旗。中药柜橱和柜台旁,医师们正忙着称药、分份、打包。由于事前已在网上预约,凭身份证免费挂号后,稍等片刻就轮到我就诊。大夫看了我带去的各种检查报告(心电图、心脏彩超报告、心脏CT片),边听我叙述病情边用电脑记录,然后号脉、看舌苔。针对我的自诉症状(心慌气短、睡觉出冷汗、早上食欲差、打嗝多),给我开了10剂中药,嘱15天喝完。医生建议:等射频消融手术满三个月后,视恢复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做生物针治疗。这和我的想法完全一致,为此,我对行善堂的信任度又加深了几分。

从3月31日到5月16日,47天的时间里没有发生房颤,但心脏不稳定的症状仍很明显。主要表现为:

  1. 早搏现象多发。
  2. 不一定什么时候(打扑克时、洗脚时甚至坐沙发上看电视时)就会突发莫名的难受。此时心率并不快,但就是有种说不上来的不舒服的感觉,短则几分钟,长则半小时。
  3. 半夜易惊醒,好发于快要醒来的后半夜。有时是被恶梦惊醒,有时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猛烈的动作(如伸懒腰、翻身),醒来后感到心跳很重,怦怦怦的,有不适感。心率75次/分左右,略快于正常时的70次/分。此种现象几乎天天发生,最多时一晚发生三次。
  4. 心功能不全。干家务(洗衣、做饭)时心慌乏力,休息后才能缓解。

5月16日,射频消融手术满三个月,我去医院复查。上午办住院手续,下午做心脏彩超,结果显示除有少量三尖瓣返流外其余指标正常。接着做了动态心电图。晚上9点多,刚入睡就被护士叫醒,说要打肚皮针(肝素钠,抗凝),打完针后再难入睡。同室的病友鼾声很响,电视不关,灯也不关,搞得我整晚处于半睡半醒状态。其间多次摸脉,早搏有点多,担心引起房颤。真是怕什么来什么,17日凌晨2点许,47天未发作的房颤在消融手术满三个月的第一天复发了。我马上服下3片心律平(一星期前已停服此药),然后不断改变体位,坐起、站立、走动、平躺、右侧卧、左侧卧,都无法使房颤复律。眼看天快亮了,复律无望,人都要崩溃了!捱到8点许,我突然想起行善堂说的心脏交感神经节位于背部脊柱两侧,与肩、腋同高。联想起前两次房颤,我背靠床头看书,不久就复律了,会不会与压迫背部心脏交感神经节有关?于是,我就使劲把背顶着病床的横梁。两三分钟后,觉得脉慢下来了,脉律也逐渐齐了。这时,管床大夫来查房,给我做了心电图,心率88次/分,基本正常。后来,我做过多次测试,发现背靠床头测出的心率比端坐时测出的心率每分钟慢5至10次。这说明,通过按压背部的心脏交感神经节,能够对心率产生影响,有可能使房颤复律(个人观点,勿轻信轻试)。这也说明,行善堂的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是有科学依据的,和我的病是对症的。于是,我决定马上出院,买火车票去北京行善堂求医。

18日出院,当晚,觉得肚子难受,半夜上了两次厕所,跑肚,又是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早上5点半起床,觉得有些乏力,但没太在意,以为天亮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6点,突觉心跳很快,知道不妙,赶紧上床用背顶床头,心率稍有减慢,但已无法阻止房颤发作。服3片心律平后,靠着床头看报、看电脑。10点半左右,觉得心跳整齐了。此次房颤和上次房颤只隔两天,诱因相同,都与晚上没睡好觉有关。

四、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治疗期(2016.5─至今)

连续两次房颤使我下定决心要去行善堂接受生物针治疗。5月24日到北京,26日上午做生物针治疗,整个过程大约20分钟。先是趴在手术床上,大夫在我后背中部(脊柱左侧)扎了两针,在腰右侧扎了一针,有点疼,但能忍受。然后平躺,分别在右脚腕、右小腿中部、右手腕、肚脐下方各扎一针。本来还要在胸口扎,但我觉得这里骨头多肉少,怕不好扎,问大夫能不能换个地方,大夫就在我左肩位置扎了最后一针,共计8针。本人不懂经络,不知这8针对应哪些穴位。所扎的8针中,肚皮上那针最痛,好在痛的时间不长,大约五、六分钟后就缓解了。扎完针,大夫向我交待术后注意事项:当天不能洗澡,7天内不能喝酒、不能吃辛辣食物及海鲜、不能做剧烈活动。并嘱我40至50天后再来做第二次生物针治疗(房颤需要治疗6次,原则上基本痊愈后再巩固一次)。针对我主诉气不足,大夫开了中成药“黄芪颗粒”,每天上、下午各冲服一袋,并建议我买些西洋参服用。

扎完针后,右脚腕、右手腕和左肩有一些酸涨,其它几处基本上没什么感觉。经过一晚休息,第二天早上,除去右手腕还有些酸涨感外,其它地方已没有异常感觉。24小时后揭掉扎针处的创可贴,上面只有很少一点血迹,说明针眼出血很少。总之,第一次生物针治疗在我身上反应很轻。为此,我通过微信询问了给我扎针的大夫,她回答说,反应大小与手术效果没有直接关系。意思是说,反应大的并不代表效果一定好,反应小的也不代表效果一定不好。

7月9日,距首次生物针治疗44天后,我做了第二次治疗。这次一共扎了10针,分别是背上沿脊柱两侧4针,右小腿中部内侧、左膝下外侧、左手腕内侧、右肩胛旁、肚脐上、下各一针。大夫在扎针过程中不时问我有什么感觉,她会尽量挑酸涨感强的地方进针。我感觉这次扎针比上一次好忍受些,特别是肚皮上的两针,没有上次那么疼,但触碰后酸胀感比较强烈。特别是肚脐上那针,几天后皮下起了一个黄豆大的硬块,半个月才消失。后背中部靠着床头有些酸胀,几天后逐渐缓解。左、右小腿、左手腕先后有过酸涨感,不厉害,延续时间没有肚皮和背部那么久。上次右肩胛附近施针后有酸涨感,这次右肩胛旁基本没什么感觉。

除去扎针外,医生还开了十剂中药,和4月1日那次开的药差不多,稍微减了几种成分。上次开的黄芪颗粒还在继续服用。尽管我对熬中药、喝中药有些抵触,但为了治病也只能照医嘱办了。

7月17日,白天忙了一天,午觉没睡,有些疲乏,晚上不到十点就睡了。一个小时后醒来,觉得心律有点不齐,但并不难受,完全没想到是房颤犯了(和以前的房颤感觉大不一样)。坐起,脉还是不齐,这才知道大事不好,赶紧服3片心律平,幻想能有奇迹发生。一小时过去,无效,两小时过去仍无效。事实再次证明,房颤一旦发作,心律平就不起作用了。本次房颤与上次房颤相隔60天,诱因除劳累外,可能还与生物针反应有关。事后问过行善堂大夫,他说大约十分之一的病人扎针后会引起房颤复发,但症状一般较轻。这次房颤较以前历次房颤要轻得多。心跳不太乱,不太难受,没有尿频现象,说明生物针治疗是有效的。以前房颤发作时脉搏忽快忽慢,忽轻忽重,难以计数。这次心跳虽然也是快一阵慢一阵,但心率大致能数出来,大约在80─90次/分。凌晨3点后,感到有些好转,但仍未完全复律。实在困了,就靠着床背,同时右肘支撑着上身打个盹。早晨6点半,复律了,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

7月17日的房颤仅仅是生物针反应的开始。17日至26日,期间连续发生多次房颤和准房颤。准房颤是我杜撰的词,用来代表一种心律不齐现象:在规律的脉搏 (正脉)中不时有不规律的脉搏(邪脉)进行干扰,两种脉不停地搏斗,最终正脉顽强地顶住了邪脉的干扰,脉齐了,没有转成房颤。简单说,就是觉得房颤要犯,但最终扛过去了,没发作起来。这种正脉、邪脉互搏的情况在生物针治疗之前也有,但那时正脉都是迅速败下阵来,转为房颤,无一幸免。现在正脉比以前强了,能顶住邪脉的干扰,我觉得应该是生物针治疗的效果。当然,如果因劳累、缺觉、酗酒、饱食等诱因削弱了正脉,那么准房颤就可能转为房颤。7 月26日,单位体检,我没吃早饭,也没有服药(怕影响化验结果),中午又吃得多了一些,结果午睡时房颤犯了。这次房颤与17日的房颤有两点不同,一是发生在白天,二是脉比上次乱,快脉、慢脉、重脉掺杂在一起,脉搏无法数清。但不管脉多快、多乱,感觉都不难受,不影响看报纸和做家务。14时50分起出现类似房扑一样快而齐的脉(130─140次/分)。根据以往的经验,房颤转房扑是不好的现象,我就上床用背顶着床头,试图打乱房扑的节律。这招很有效,心跳开始转乱、转慢。半小时后下床看报纸,觉得脉渐渐整齐了。15点55分,心率98次/分,脉齐。上床用背顶着床头,心率88次/分,脉仍齐,说明心律已恢复正常(如不正常,一顶就乱)。这次房颤历时约3小时,复律算是比较快的。

房颤过后几天,心律仍不太稳定,不时发生些小状况(早搏、短暂的乱脉等),但没有引起房颤。这种心律不稳的情况一直到8月2日后才有所好转。从7月17日房颤复发算起,13天的心律不稳现象与第二次生物针治疗应该不无关系。

8月28日,距第二次生物针治疗已有50天,我去行善堂做了第三次治疗。大夫号脉后说我的脉象比前两次强多了。我自己感到近来体力和脉的稳定性有较大改善,早搏少了,快脉消失了。大夫说:前两次看你身体虚,怕扎针反应大,受不了,所以要求40至50天做一次治疗(正常情况25至30天),以后可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决定治疗间隔。第三次治疗共扎了8针,分别位于左脚前部内侧(此针扎的可能有些偏,扎时比较痛,第二天揭下的创口贴上血迹较多)、左脚腕内侧、左腿膝盖下偏外侧、肚皮中部、右肩靠腋窝处、右手腕上方、背脊接近腰的位置上、下各一针。左脚的两针对走路有一些影响,背脊靠腰处的两针稍有些酸涨感,其它几处无太大反应。谁料两三天后,左脚肿痛加剧,腰部的酸痛感也加重了。又过了三、四天,腰好了,左脚还是不见好,肿得很厉害,扎针处发红,触碰时有痛感,无法下楼。又过了十来天脚才完全好。这次生物针反应侧重在扎针处,心脏的反应不明显,没有出现上次那种房颤和准房颤频发的现象。

考虑到国庆长假期间不好买票,我决定第四次生物针治疗延至节后再做。10月12日,距上次生物针治疗45天,我去行善堂做了第四次治疗。本次共扎9针:背上2针,右脚前部内侧1针,右脚膝盖下两侧及外侧各1针,肚皮中部靠下处1针、左肩胛近腋窝处1针、左手腕1针。扎完针后右脚有些痛,影响走路,回家后右手腕处感到酸胀。第二天早上,所有扎针处的痛感明显减轻,但心脏方面的反应──早搏开始显现。13日到18日期间,每天都有一或两个早搏频发时段,严重时心跳三、四下就会出现一个早搏。此时,我就服3片心律平,一两个小时后早搏会慢慢消失(心律平控制早搏还是很有效的)。19日以后,早搏频发的现象没了,应该是生物针反应期过去了。这次生物针治疗对心脏的影响有点像第二次生物针治疗,不过比那次轻得多。这次只是早搏多发,那次可是房颤、准房颤频发啊。从持续时间来说,这次只有6天,而那次长达13天。

为什么每次做完生物针治疗后的反应不同呢?

我试着找了几个原因。

  • 第一,首次扎针反应很轻,后几次扎针或多或少都有些反应,这应该是人体对外界异物入侵的正常应对。首次扎针进入人体的药线(异体蛋白质)被人体吸收后,人体会产生特异性免疫(类似于打疫苗)。当以后再遇到同类物质入侵,就会对其发动攻击,从而产生强烈的反应。
  • 第二,每次扎针的位置不同、数量不同,反应强度就不同。扎针位置离心脏交感神经节(位于背部)越近、扎的针越多,心脏反应就越强。第一次背部扎了2针(总共8针),由于是第一次,反应轻可以理解;第二次背部扎了4针(总共10针),心脏反应就特别重;
  • 第三次背部只扎了1针(总共8针),所以心脏反应很轻;
  • 第四次背部扎了2针(总共9针),所以心脏反应属中等。

一般来说,体质差的人反应会重一些。第四次生物针在心脏方面的反应比第二次显著减轻,除去背部扎针数量少外,应该与我体质改善也有些关系。

做完第四次生物针治疗后,我告诉大夫:如果此后不再发生房颤,就暂时不进行生物针治疗了,大夫认可了我的决定。到今天发文为止,我已一百多天未发生房颤,生物针治疗暂时告一段落。如果今后再犯房颤,我会接着做第五次、第六次生物针治疗。

五、经验和体会

亲身经历射频消融术和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后,我有很多感悟。

人的身体状况是好是坏,是健康还是生病,取决于正、邪两方势力孰强孰弱。邪方强正方弱,人就会生病,正方强邪方弱,人就健康,病就能减轻或痊愈。拿心律不齐来说:窦房结发出的有节律的电脉冲是正方,心脏其它部位(异位兴奋灶)发出的干扰脉冲是邪方。如果干扰脉冲强度大于正常脉冲,就会引发早搏、房颤等心律不齐问题。如果通过服药、射频消融、生物针等治疗手段扶正抑邪,就能减轻症状或使心律恢复正常。由此可见,治病可从两方面入手:加强正方势力或消弱邪方势力。西医最擅长的是消弱邪方势力。比如手术切除肿瘤、化疗消灭癌细胞、射频消融隔离异位兴奋灶等,均能消弱邪方势力,起到应手而效的治病效果。但是杀敌三千,自损八百,在消弱邪方势力的同时难免伤及无辜。拿射频消融治疗房颤来说,通过隔离异位兴奋灶,使干扰心脏正常跳动的异位脉冲大幅减少,治疗房颤的效果是确定无疑的。但手术过后,虽然人体表面的伤口能够很快愈合,但心脏内部的创伤(心肌细胞的损伤,房间隔的缺损)对心脏功能造成的影响却是长久的。心脏有很强的代偿功能,对年轻体壮的人来说,这一点损伤可能算不了什么,但对体质差的老年人来说,特别是对心脏代偿功能已近极限的人来说,这点损伤就足以引起心功能不全(心力衰竭)。我做射频消融手术已有8个多月,现在的体力还未恢复到术前水平,无法像以前那样做自己想做的事(如唱歌、旅游等)。术前我每天打一个半小时乒乓球,现在只能打一个小时,而且只能打和平球(双方都不发力)。民间素有“手术伤元气”的说法,过去我没有体会,现在我完全信服了。与西医不同,中医多从加强正方势力 (固本培元)入手,比如通过按摩、针灸、艾灸等方法刺激相关穴位,调动人体潜能,激发自身免疫功能,使病情得到缓解或康复。这就是说,如果正方势力足够强大,即使邪方势力暂时无法清除也无大碍。行善堂的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是在中医埋线疗法基础上独创的专治心脏神经症的一种新医术。它通过针刺和药线(类似羊肠线的一种蛋白质)对相关穴位进行持续刺激,可以调节心脏神经,使各种与心脏神经有关的疾病得以减轻或治愈。生物针疗法风险小、痛苦少、不住院、不开刀,能与射频消融术起很好的互补作用。对于年老体弱或射频消融效果不理想或不愿冒手术风险的患者来说,如果经济条件许可的话,生物针疗法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客观选择。

最后就几个房颤病友关心的问题谈谈我的见解?

1、房颤与房扑相比,哪个更严重?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我很久,一直未能从医生或网上得到明确回答。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房扑比房颤更严重。

理由有二:

  • 一是从房颤和房扑出现的先后次序看。我从2000年起就有房颤。2015年前,虽然房颤逐渐加重(发作周期缩短,持续时间加长,难受程度加剧),但始终没有发生过房扑。2015年下半年后,我发现在房颤即将复律前的几分钟内,心率会变快、变齐,然后恢复为正常心律。后来我知道,这种在房颤复律前出现的又快又齐的心律就是房扑。对于我来说,房扑是继早搏、房颤后新增加的一种心律不齐现象,是病情加重的征兆。
  • 二是从复律难度看。我的房颤从发作到复律,一般是二至五小时,最多不会超过八小时。但如果房颤转为房扑,如果几分钟内不能复律,就很难在短时间内复律了。2016年2月4日晚,房颤转为房扑,持续了18个小时才复律。正是这次难以复律的房扑使我下定决心要接受射频消融治疗。在射频消融手术三个月恢复期内发生的那次房扑,持续了整整14天,后来转为房颤,两小时后,房颤就复律了。医书上说,用药物使房扑复律,首先是使房扑转为房颤,然后再使房颤复律。由此可见,房扑比房颤更难复律。如果房颤继发房扑,说明病情在往严重方向发展,应引起足够重视。

2、房颤会自愈吗?

我认为查不出病因和诱因的阵发性房颤,如果迁延三五年不见好的话,再往后自愈的可能性很低,此时不应再抱侥幸心理。如果不加治疗,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体各方面机能都在衰退,正邪双方势力越来越失衡,房颤只会越发严重,不如趁年轻及早治疗为好。

3、射频消融治房颤一次成功率高吗?

通常认为射频消融治房颤一次成功率70%左右,但我感觉一次成功率远没有那么高。我做完射频消融手术,三个月恢复期刚满,就接连犯了两次房颤;我的一位同事有房颤,曾先后做过两次射频消融;另一位同事的亲家有房颤,做过一次射频消融,因效果不好,没再做第二次。至于射频消融一次成功的例子,很遗憾,我没听说过。据报道:某知名女排运动员因心动过速(不是房颤)在某知名医院做的射频消融手术治愈率可达95%以上,复发几率只有5%,可是她偏偏赶上了这5%。外界只知道手术很顺利,却不知道手术中出了状况,最终靠电击才把人抢救过来。半年后,她接受了第二次治疗。以上事例很难使人相信射频消融治房颤一次成功率会有70%那么高。

4、射频消融治房颤有效性如何?

射频消融治房颤一次成功率虽然没有宣传的那么高,但有效性是毋庸置疑的。

治疗有效是指:

  1. 消融术后房颤发作次数明显减少或持续时间明显缩短;
  2. 消融术前使用无效的抗心律失常药物在术后变得有效;
  3. 消融术前说犯就犯,无明确诱因的房颤没有了,术后的房颤均有明确诱因从而可控。

一般认为:劳累、缺觉、酗酒、饱食、情绪波动等都易诱发房颤。只要控制住这些诱因,就能预防房颤发生。上述三条有效性判断标准,前两条是公认的,第三条是我根据自身感受总结出来的。只要满足上述任何一条,就说明手术没有白做,钱没有白花。

射频消融治房颤和生物针治房颤费用几何?

射频消融治房颤需要多少钱?

一般的说法是6至8万元。大城市消费水平高、大医院名气大,肯定要贵些,比如北京的10-12万。总费用中材料费占80%左右(贵在导管),可以说,导管的价格和数量决定了总费用的高低。下面列出我的治疗费用供参考。由于我所在的城市消费水平不高,加之手术中少用了一根导管,所以总费用相对较低。

住院15天(含春节假期7天,实际用不着住这么多天),总费用61172.29元。其中,西药费3906.39元,检查费714元,床位费300元,放射费1300元,治疗费4622元,化验费615元,材料费49684.90元(其中最贵的一根导管30765元),其它费用30元。总费用由三部份组成:医保统筹部份41143.70元,自付部份9020.59元,自费部份11008元。医保统筹部份扣除首次住院起付标准900元,剩余部份由医保承担90%(36219.30元)。由于我单位按公务员标准为职工办了补充医疗保险(二次报销),医保统筹个人承担部份、自付部份、自费部份一共又报销了12190.49元,个人实际承担12762.50元。

行善堂的生物针治房颤需要多少钱?

通常,房颤需要治疗6次,每次5000元,总计3万元。目前,我已治了四次,花费2万元。原则上讲:基本痊愈后再巩固一次就成了。我做完第三次生物针治疗后没有再犯房颤,第四次生物针能否认为是“巩固”,要看今后是否再犯房颤。如不犯,我就不需要做第五、第六次治疗了。

生物针治疗的总费用还应该算上中药费和交通费。中药能起辅助治疗作用,中草药10剂大约800元左右,是否需要喝中药要听大夫的,实在不想喝也不勉强。我一共喝了两次,第一次842.36元,第二次减了几味药,789.86元。此外,还喝过中成药“黄芪颗粒”(冲剂),264元,网上买可便宜一点。行善堂开业时间不长,从行医执照上看应该是2015年开业,目前只有北京一家诊所,别无分店。非京籍患者如看病6次,交通费不是小数目。好在不用住院,当日到,当日治,当日即可返程,省了住宿费。以上所有费用皆无法报销。疗程长、费用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求医者数量,所以不用担心当天瞧不上病。不过,为保险起见,最好还是提前两天电话或网上预约(注意避开星期一和星期二诊所休息日)。

结束语:

经过8个多月的射频消融和生物针治疗,我的房颤已得到初步控制。每天晚上睡觉不再担心半夜犯病,生活质量有所提高。目前体力虽未完全恢复,病情可能还会有反复,但我已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相信假以时日,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在此祝愿所有房颤病友能够坚定信心,积极治疗,苦尽甘来,早日康复。

以上是我汇总的内容!也可以点击链接查看贴吧原文:

查看贴吧原文

补充说明:

前些天看央视科教频道播放的健康之路《心急时刻有妙招》节目,其中提到背部左、右肩胛骨下缘连线的中点(在脊柱上)属督脉的“至阳穴”,压此穴位可缓解轻度心绞痛。至阳穴应该与行善堂生物针治疗房颤原理中提到的心脏交感神经节有关。我文中提到“按压背部的心脏交感神经节,能够对心率产生影响,有可能使房颤复律”,看来也与至阳穴有关。

另外,我的房颤史(中)和(下)是同(上)一起发表的。到目前为止,我已半年多未犯房颤了,但体力仍需慢慢恢复。其他没有什么要更新的内容。原来发的“我的房颤史(中)”不知何故消失不见了,只好重新再发一次。遗憾的是病友们与我互动的内容随之丢失,找不回来了。所以,我把之前一些回复内容整理如下,病友可以参考。

网友FYSfree问:
“房颤发作时服用心律平效果怎么样?会缩断复律房颤时间?一般怎么用药?”

我的回复:就我的经验来说,心律平对早搏有很好的抑止作用,但对中止房颤作用不明显。如果您的房颤好发于夜间至凌晨,则每晚睡前服三片心律平有助于防止房颤发生。心律平的最大优点是安全,副作用小,只要每日服用量不超过6片(分两次服用),长期服用没什么问题。

 

网友w敏m1221问:
“你最终去了行善堂诊所了吗?”

我的回复:在我的房颤史(下)我说过,我一共做了4次生物针。从第3次开始房颤就没有再发生,第4 次作为巩固,以后不犯就不必再做第5第6次了。我做完第4次目前已有半年多没再犯,所以后来没有再去行善堂。

 

网友darculardd问:
“您好,关于这段能不能详细说说,能不能麻烦您画个图来看看,谢谢。我突然想起行善堂说的心脏交感神经节位于背部脊柱两侧,与肩、腋同高。联想起前两次房颤,我背靠床头看书,不久就复律了,会不会与压迫背部心脏交感神经节有关?于是,我就使劲把背顶着病床的横梁。两三分钟后,觉得脉慢下来了,脉律也逐渐齐了。这时,管床大夫来查房,给我做了心电图,心率88次/分,基本正常。后来,我做过多次测试,发现背靠床头测出的心率比端坐时测出的心率每分钟慢5至10次。这说明,通过按压背部的心脏交感神经节,能够对心率产生影响,有可能使房颤复律(个人观点,勿轻信轻试)。”

我的回复:

穴位图

此图来自百度百科“至阳穴”,您可以去浏览一下该条目下的全部内容,其中说到至阳穴配上心俞、内关等穴可主治心律不齐、胸闷。还提到“至阳穴埋针治疗带状疱疹疼痛”等疗法。我个人认为,行善堂的心脏交感神经节生物阻滞术本身也属于中医的埋线疗法。详细内容您自己去看吧。

 

网友 顺心7516917 问:
“您好!谢谢您的经验与我们一起分享。我得房颤已三年了,目前在行善堂接受治疗,第二次做完治疗后,症状比以前加重,平均2天犯一次,让人很难受,心情也不好,您说怎么办呀?”

我的回复:建议您和行善堂为您诊治的医生联系,因为他们对您的病情最了解。我做完第二次治疗后也有过一段房颤和准房颤频繁发作的阶段,在做完第四次治疗后有过一段早搏频发的阶段,我个人认为与扎针反应有关。过了反应期就会逐渐好起来。所以,请不要失去信心,观察一段再说。

 

网友 tyyu雲 问:
“楼主您好!我妈今年55岁,阵发性房颤!无高血压,检查心脏也没什么毛病,吃药效果也不太好,也想到行善堂去试一试!请问你现在全愈了吗?因为离北京较远,家庭条件也一般,不知道行善堂的治疗靠不靠谱?所以一直在扰豫,希望能得到你宝贵的建议!”

我的回复:房颤是否痊愈不是短时期内能下结论的,特别对于年纪大的人来说更是如此。我在结尾语中说,我已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就是这个意思。其余的话请见原文的内容。您母亲是先做射频消融好还是先做生物针好,确实很难做出抉择。建议您先和北京行善堂官网上的在线医生交流一下,听听他们的意见。行善堂的医生们是可以信赖的,不对症的病他们不会给你治,没把握的话他们不会随便给你许诺,对此您大可放心,而且专业水准是我咨询过的医院里面最好的,可见确实是深有研究。和他们交流一下也许有助于您做出最终的抉择。(回复有字数限制,此处容不下,有些还被删除了,可能一牵涉到“疗效”、“有效”等词,就不让发表了。)

 

网友在路上20s问:
“感谢您的分享,觉得您的记录很详细,而且对别的病友很有用。我是房扑,去年6月做了射频,现在复发了。很痛苦,想详细了解一下您最后的方法,谢谢!”

我的回复:我不明白您说的“最后的方法”指的是什么。我最后一次(第四次)在北京行善堂做生物针治疗是去年10月份,其后没有再进行别的治疗(包括吃药)。至今已有半年多没犯房颤。目前还不能说房颤就完全好了,还需长时间观察才能下结论。现在饮食起居都要十分注意,不能劳累,要注意休息。

 

网友 欠你yi世情愿 问:
“房颤表现是不是胸口振动,手脚出汗,尿频啊?”

我的回复:我个人感觉房颤的最大特点就是脉搏乱,忽快忽慢,忽轻忽重,你根本就无法数清每分钟心跳多少下。如果心跳整齐,就一定不是房颤。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您说的尿频。我平时一晚起夜两次,晚上房颤发作时要起夜四五次以上,有时隔半小时就又想尿了,但不是每次房颤都有尿频现象。至于感觉,因人而异,看个人的敏感程度。有人觉得很难受,有人就不觉得太难受。我比较敏度,觉得房颤是比较难受,但不是无法忍受的难受,主要是心理负担重,怕发生意外。所以夜里一犯房颤,我就不敢再睡觉了,再困再乏也得挺着不睡。比较而言,白天犯房颤就比晚上好受,白天可以干点别的事分散注意力,再说白天一旦发生意外求医也方便,所以心情没那么紧张。

 

网友 沙漠也能变绿州 问:
“我犯病状况与你相似,越来越频繁,三五天犯一次,现早上一粒倍他乐克,晚上加吃两粒心律平,快半月未犯了,谢谢365幸福平安的分享。”

我的回复:谢谢信任。

 

网友 岳阳枫林 问:
“感谢楼主与大家分享了抗颤的经历!本人现年64岁,始发房颤是在三年前长途飞行中发作的,发作时间较短约二小时就好了,当时以为只是心律不齐所以也没去就医,一直到二年前又一次发作熬不住了才去求医,心电图一做就说是AF房颤,立即转到急诊间,可是一到急诊间就复律了,这第二次发作了整整7天,由于己复律不发时没事就相安无事又过了二年,一直到今年2月1日在游泳时又突然发作了,由于当时正在国外赶紧去看急诊用了药也无法复律,当地专科医生开了每天100mg的贝他乐克和0.2g的可达龙吃了也无法复律,只能赶紧赶回国找了个三甲医院门诊,医生开了每天50mg贝他乐克和0.4g的可达龙药服了2天后到2月17日竟复律了,这样这次竟发作了整整16天差五个小时,查了百度知道唯一根治法只有射频消融手术,考虑到此次发的时间太长了,唯恐越发越严重,只能在2月17日作了射频消融手术,手术后当天下午就有早搏频发,第二天下午房颤又出现了近半小时,医生说那是手术后正常现象。目前每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没想到复发率那么高只能听天由命了。以上的经历供大家参考,同病相怜希望多加强交流。如有经验的话可供大家分享。”

我的回复:祝平安!

 

网友 w3103928 问:
“21岁大二的时候,2014年差点就做了心动过速的射频消融手术,结果手术台上发现是房颤,结果没做成。一时间感觉自己的人生要完蛋,后来努力学习考上研究生,现在研一,一直不敢在贴吧上找房颤吧,变得敏感,今天看到楼主写的东西很感动!谢谢你!”

我的回复:愿早日康复。

 

网友 候鸟 问:
“房颤射频消融手术的成功率可能就是三个月后不复发或复发后时间<30s就算成功了。这样算的话成功率是太低了,真怀疑有没有必要作手术,当初也是给医生忽悠说百分之八十的成功率才做的手术,看来真要搞清成功率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我的回复:消融手术的一次成功率虽然还不能令人满意,但手术效果还是有的。比如以前药物无效,手术后药物有效了或采取避免诱发因素(如饮酒、过劳等)能使其不发作或少发作,就是手术的成效。毕竟目前还没有一种更好的方法能替代消融术。楼主不必太悲观,即使不能一次发功,但也不会白做的,效果一定会有一些的。

 

网友 张华峰  问:
“楼主好,年前就关注您的文章,高级知识分子写的文章确实有条有理有据,声情并茂而又翔实可信!佩服!又两个多月了,不知道楼主现在病情痊愈了吗?我从去年阳历年房颤复发一直到现在,痛苦死了!射频消融转诊证明也开好了,还又想去行善堂,不知道如何是好,祈楼主经验指点迷津。”

我的回复:谢谢您的信任。我最后一次犯房颤是去年七月份,最后一次在北京行善堂做生物针治疗是去年十月份,其后没有再进行别的治疗(包括吃药)。至今已有八个多月没犯房颤。目前还不能说房颤就完全好了,但体力确实在慢慢恢复,每天早博的次数也在逐渐减少。我只能说射频消融和生物针治疗对我都有效果,但无法比较二者哪个更有效。加上每个病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我无法指点您哪种治疗更适合您,您还得自己拿主意。建议您可以和行善堂的在线医生进行一下交流,也许对您做出最终决定会有帮助。

 

网友 无双剑6612  问:
“我去年6月因房颤做的射频消融,年初做心电图显示有房颤。去医院找大夫,大夫说手术失败,如坚持不了,在找他做二次手术,他又给开了些抗凝药(达比加群)就完事了。我现在是阵发性房颤,也不知道抗凝药要吃到何年何月?”

我的回复:并不建议再次射频了,其他的可以遵从医嘱。

 

网友 猫灯 问:
“我今年39岁了,6年前第一次发作心率失常,4年前住院检查血常规,甲亢,心脏彩超等都正常,医生认为阵发性房颤。从6年前第一次发作开始,最早的时候相隔半年,后来三个月,到最近两年每个月发作一次,但基本上不吃药都会自动恢复正常心率。每次发作后都找医生开药,医生都是开些倍他乐克,谷维素,他嗪片等,用于发生后服完。 今年情况好像不一样了,以前发作心率自我感觉起码180-200以上,而且都是突然发作的,没有一点征兆,但急来急去,两三个小时就恢复正常,今年发作的心率没有以前那么快,一般是100左右,但复率也变得慢了,而且发作前都会有预感,现在要吃药才会复率,有时要持续一两天。不知道情况是不是变严重了?今天又发作了,吃了酒石酸美倍他洛克,现在感觉舒服点,但还没有完全恢复。以前发作得急,发作的时候说话困难,近两年开始每天服三七粉+蜂蜜,近两年发作的时候都没有那种心闷的感觉,可以正常说话,有时候不去摸胸口可能都不知道心跳得那么快,总之这两年发作都不是很难受,但发作频率的确高了。这两年形成一种感觉只要是太疲劳或者失眠都会容易发作,今天的发作估计就是三天前的晚上没睡好,睡两三小时就醒,之后不能入睡,昨晚睡得更少,睡了一个小时就被蚊子咬醒,然后就不能入睡,早上起来果然就发作了......”

我的回复:从您所说的情况来看,您的房颤病情是在逐渐加重,如果仅仅依靠服药是很难阻止病情继续发展的,所以建议您及早采取进一步的治疗措施如射频消融、生物针等。虽然这两种治疗方法均不能保证一定能彻底治愈房颤,但效果一定会有的。我去年2月做了射频消融,5至10月期间做了四次生物针,去年11月写了“我的房颤史(上、中、下)”。现在又过去了半年时间,我的身体状况比写文章那时有了不小的改善。现在每天打一个小时乒乓球不觉得累了,每星期的集体活动(两小时唱歌)也恢复了。房颤虽然还没有完全根绝,但已处于可控状态。只要我注意休息,不要太劳累,情绪不要太激动,我就有把握保证房颤不发作。现在,我只有在感到有早搏时才会服三片心律平,其它时间都不再服药了。我的体会是:我们并不一定非要追求彻底治愈房颤,其实,只要能控制房颤不发作就成了,就像现在医学界人们经常说的“与瘤共存”,那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不知我说的这些能否帮上您。

 

网友 烟雾飞客 问:
“您好,看完您的文章真是太激动了,前面您所有写得的经历,就像是我的写照,包括正邪两种心跳的较量,所有所有的,与我的想法完全一样。除了最后北京行善堂的治疗经历我没有。我现在还是房颤复发,不想做第二次消融。一直自己在摸索如何减少房颤的诱发和发作后如何尽快转为正常心跳。虽然有一些帮助,目前没有好的方法。迷走神经类的房颤,药物治疗是没有作用的,我试过许多药物,都没有作用,也试过服用谷维素,也没有作用。自己总结的方法是尽量抽时间进行身体锻炼,每天慢跑有所疗效。也就是提高心脏的正方面心跳功能吗,在正邪较量时,能战胜邪的一方。您北京行善堂的治疗经历又给我了一个新的希望。”

我的回复:两年前,我开始关注房颤吧,曾经从中得到过不少启发。去年2月我接受了房颤射频消融治疗,5月起又接受了行善堂的生物针治疗。11月,作为对房颤吧的回报,我撰写了“我的房颤史(上、中、下)”。现在,距射频消融手术已有一年四个多月,距文章发表也有半年多了。这段时间我的身体情况继续有所改善。虽然我的房颤尚未彻底治愈,但我对射频消融和生物针治疗的效果还是满意的,觉得当初果断选择手术治疗是及时和正确的。记得手术前,我无时不生活在房颤的阴影下,特别是晚上睡觉,总担心不定什么时候房颤就会发作。用惶惶不可终日来形容我那时的心情真是一点都不夸张。经过积极治疗,现在我的房颤处在可控状态。平时只要注意休息,不过分劳累、防止情绪过于紧张或激动、有早搏时及时服药(心律平3片),我就有充分信心保证房颤不会发作。因此,现在我的心情很放松,生活质量明显得到提高。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房颤是可治可控的,特别是对于阵发性房颤病友,一定要坚定信心,及时接受治疗,防止房颤由阵发性向持续性和永久性方向发展。我们不一定非要追求彻底治愈房颤,能够使房颤处于可控状态不也是不错的结果吗?

 

网友 农村壮男 问:
“您好!对您说的现在能打乒乓能唱歌很感兴趣,您的运动能力是怎么一步步恢复的?我现在不动则以,一动当时没事,过个半天一定发,吃药都没用。是动的太狠了?其实也不多啊,比如走路一小时之类的,您是怎么一步步来的呢?谢谢!”

我的回复:在做房颤射频消融手术之前,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以为这就是个微创手术,术后很快就能康复,不会影响日常生活和工作(医生就是这样告诉我的)。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术后三天出院,我停止了打乒乓球,日常锻炼改为散步(速度较快,每天5千步左右)。每周两次的唱歌活动在勉强坚持了两个月后,体力始终跟不上,只好暂时停止,直到一年后才重新恢复(改为每周一次)。打乒乓球是术后半年恢复的,一开始是打和平球,双方都不发力。随着体力的改善,才逐渐增加强度。总之,我的体会是,房颤射频消融手术后一定要根据自己体力恢复的程度决定锻炼方式和运动量。不能轻视手术对心脏功能的损伤,老年患者要做好长期恢复的思想准备。我手术至今已快一年半了,我自感体力只恢复到术前的7成。也许今后慢慢还能恢复一些,但想完全恢复看来是不可能了。因为毕竟年纪越来越大,就算不做手术,身体机能也是在不断下降的。时刻保持好的心情,随遇而安,对身体恢复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网友 q3271cwrty 问:
“您觉得是射频消融手术起效果还是行善堂的生物针?”

我的回复:我认为射频消融手术和生物针疗法对治疗房颤都有效果,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前者通过隔离肺静脉内的异位兴奋灶,使干扰心脏正常跳动的异位脉冲不能进入左心房,客观上起到了“祛邪”的作用;后者则是通过刺激心脏交感神经节(位于背部脊柱两侧,大致与肩、腋同高),起到调节心脏神经系统、提高人体免疫功能的“扶正”作用。2016年2月,我接受了射频消融手术,两个月内房颤、房扑频发,苦不堪言。两个月后房颤发作频度明显减少,但发作时的感觉(指难受程度)没有多大变化。我觉得射频消融手术虽有一定效果,但很显然不够理想,除了高复发外,很多患者反应的难受程度几乎没怎么减轻,所以决定试一试生物针疗法。从去年5月底到十月中,我一共接受了4次生物针治疗。7月份,在做完第二次生物针后,曾接连发作过两次房颤,但程度明显比以前轻,表现在脉没有以前那么乱,自我感觉不像以前那样难受。这一变化应该是生物针的效果。其后,一直到今年4月,8个多月时间里,除去有时会有短暂的早搏和心跳快以外,没有发生过严重的心律失常。在射频消融手术和生物针疗法的共同作用下,我的房颤目前已处于可控状态。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评论

注册    登录

评论列表(共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