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痛,叫失眠!

当前位置: 首页 > 病例实录 > 患者所写 >
阅读:+ 评论:+ 源于:原创 作者:宁静 微信:18600717356 电话:400-101-8857

很久没有写字了,过去的40多天,我被失眠所困。半个月前我开始服用安眠药,只要停药,就无法入睡......

世间的痛千百种,一定有一种痛,叫失眠。

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长时间的失眠,我开始变得焦虑。去医院做了各种测试和评估后,医生建议我用抗焦虑药,“当然,你也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先不用也可以”,医生补充说。

我乖乖地取了药......回到家里,看着长长的用药说明书,我在想,还能有什么可能性?

我拨通了马老师的电话,简单叙述了我的情况后,急切地问他该怎么办?

“该我问你了”,他不紧不慢,解释了我的每一个问题后,开始详细地询问我。最后,他让我对着镜子看看舌的颜色,“我只给你开一服药,明早告诉我结果”。

放下电话,我去了同仁堂药店,照方开药。药房的配药师傅认真地跟我反复确认了两遍,“这是一服药的量?”,我只能点点头。

我对中草药的剂量完全没有概念,但能感受到配药师傅的疑惑......

第二天,是的,第二天是周末,我像往常无数个周末的早晨一样,醒来时,天特别蓝,深秋的阳光特别暖和......

幸福来的那么突然:我睡了一个好觉。

我向一位好友谈及最近的经历,才知道她也常常被失眠困扰。我原本不想在此谈及如此私人的话题,但是,这一次......如果有人因此像我一样不再被失眠困扰,值得。

最近在北大医学部听香港中文大学唐金陵教授讲《医学的进步与反思》,他对很多司空见惯的行为和现象,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做了解读,很受启发。

今天正好看到他分享的一篇文章《大型随机对照实验:精准流行病学研究的典范与陷阱》,从中摘编了一段话:

不要高抬大型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理由很简单,越大的研究,展示的疗效一定越小,相关治疗的临床价值就越小。大型随机对照试验是当今医学好大喜功的典型。

的确,随机对照试验是最严谨的流行病学研究类型,增加样本量是降低随机误差最主要的手段。但是,进行大型随机对照试验的根本理由是:预期的效果很小。犹如测量距离:距离越小,尺子就越需精准。大型随机对照试验是最精、最准的流行病学的尺子。

过度推崇大型随机对照试验势必引起对只有微小疗效的干预的过度强调。而且,绝大多数大型随机对照试验主要是评估新的药物,过度推崇大型随机对照试验,还会导致对新药的过度重视和依赖,弱化很多老的甚至更有效的药物,弱化预防、非药物干预(如生活方式)以及传统医学(如中医)的作用。

困扰我的失眠告一段落,我在想,这次治愈是否仅仅是个案?看到唐教授分享的这段话,也是促使我写作此文的原因——试着从惯性思维中走出来,换一个角度看问题。

最后,我知道,一定有人会追问我:文中的马老师是谁?

他曾是我的一位受访者,祖传中医,胡大一教授的研究生,曾任北京朝阳医院、同仁医院心内科医生,现任北京行善堂心脏专科中医诊所创始人,马宝琳。

备注:人家马老师的行善堂专治心脏病,尤其是不射频治房颤,不专门治失眠。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评论

注册    登录

评论列表(共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