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早、房速、阵发室上速、房颤集于一身被诊断为抑郁症的患者!

当前位置: 首页 > 病例实录 > 专家分析 >
阅读:+ 评论:+ 源于:原创 作者:馬宝琳 微信:18600717356 电话:400-101-8857

老爷子77岁,辽宁朝阳市人,一个月前第一次治疗,今天儿子陪同来治第二次。

这是行善堂的IT系统,手机拍的屏,字不是特别清楚,大家可以大概看到我们记录的是流水账,不是大医院里的标准医学术语。

老爷子第一次来诊是什么情况呢?房早、房速、室上速、房颤(阵发)多年,2014年后加重,发作时心跳快,无胸闷气短,夜里1:00-2:00醒来时容易发作,平时吃饭可以,饭后胃胀,睡觉可,但是做噩梦,大便可,小便频。

上次来诊是2017年6月21,今天是第二次。

我先把上述照片中的原话抄录于下,然后解释。

记录:房速早搏都少了,心里忽悠一下还有,次数和以前差不多,但是程度轻,伴随着头也忽悠一下,自述住院越治疗越厉害吓得,发作时间没有规律。

经常被小事儿刺激,比如医院开了抗抑郁的黛力新,让自己觉得是杀人,紧张,整夜做梦,还是夜里1-2点醒,但是行了不发作了,醒了就出汗2年。

本次问诊持续20多分钟,都问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问,为什么记录成大白话流水账,内部的逻辑和对治疗的帮助是什么,还有哪些问出来了但没记录的,和大家仔细分享:

西医讲望触叩听、中医讲望闻问切,当然西医现在检查很多,基本上靠各种检查,在望触叩听上下功夫的医生几乎没有了。

中医的望闻问切,切是号脉、是第四位的,望是一进门到落座后一直持续的,望是藏在医生心里的(看舌头除外),闻是听,一定要让病人说,病人的痛苦来自两方面,一个是疾病带来的痛苦。

他最先说的肯定是最重的对他影响最大的表现,第二个就是各种治疗经过,从这些治疗经过里能排除掉很多可能性。

说这个老爷子。

望:一进门、落座,一眼望去,看到精神头还可以,脑子明白(主要看眼神),走路没有颤颤巍巍老态龙钟,表情比较自然,有的人一眼望去是那种非常紧张、着急、或神经质的样子,另外还比较高兴,说明上次治疗效果应该不错。

没有肝病肾病的面容,肝病的面容是黄中带黑,肾病面容是黄中带土,另外没有严重糖尿病面容,严重糖尿病皮肤薄,和薄薄的一层纸一样,他不是。望的内容不止这些,先写这么多。

闻:闻有一个问题,就是患者永远都是、100%的都是说起来没完,要让患者说,但是必须要打断他,不然有的能说三天三夜,但里面的关键信息不多,关键信息可能只占他说的1%,这就要靠问。

患者自述“房速早搏都少了,心里忽悠一下还有,次数和以前差不多,但是程度轻,伴随着头也忽悠一下”,因为房速早搏患者自己都有感受,所以说少了就是少了,另外,根据普遍规律,几乎所有患者都有意无意的加重对病情的描述,也就是说,好了80%,他会说好了50%,好了90%,他会说“还有”而不是说“基本好了”,这是所有人的内心习惯,所以患者说少了,几乎可以肯定是少了很多。

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会追问好了多少?但此人以前发作次数太多,他也不可能天天数着,我们对此没有必要非要具体化,数字化。

心里忽悠一下还有,但是程度减轻,说明上次治疗路子也对,忽悠一下有可能是室早,也有可能是起跳比较早的房早,也有可能是患者服用抗心律失常药有传导阻滞加重了这种表现,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感受,不管什么,这种忽悠一下让患者不舒服,要治,现在忽悠的轻了,要继续治,为什么伴随着头也忽悠一下呢?心和头血管连着,神经连着,位置挨着,不新鲜。

后边接着:“自述住院越治疗越厉害吓得,发作时间没有规律,经常被小事儿刺激,比如医院开了抗抑郁的黛力新,让自己觉得是杀人”。

有一段情况系统里没有记录,总不能什么都写上,就是患者的妻子几十年前手术切了一个肾,后来剩下的一个肾又出现感染,然后输液输血过程中感染了丙肝,丙肝了30年,让患者有沉重的精神负担,照顾患者,研究病情,对疾病的恐惧,对医疗的失望等等。

所以患者说他被诊断了抑郁症,开了抗抑郁的药,他自己说一看药品说明书的副作用就觉得是要“被杀掉”!导致了他不论吃什么药,只要是说明书上有副作用说明的,他肯定会有那个副作用,肯定越吃越加重,所以现在基本上不吃药。

患者在北京某医院做了检查: 

还有好多页报告,不多上图了,就是一个结论,诊断为抑郁症

人的精神心情和真正的病都是互相影响的,老觉得有病就会真得病或者加重原来的病,但是一点病没有谁也不会老想病,一点病没有但就是老觉得自己有病其实也是病。医生要把这些讲清楚。

我们告诉老爷子,抑郁症没错,为什么没错呢?因为您只要有这些表现他就叫抑郁症,这个病名就是这么起的!

但是,您是有房速房早阵发室上速房颤等这些问题,多年没治好,不但没治好而且这3年加重了,又加上妻子生病的刺激,又加上有其他真实客观的难受,比如做噩梦……所以才抑郁!这些都好了,就不抑郁了。

现在要注意把恶性循环变成积极正向的循环,把负的反馈变成正的反馈。

真有病,老觉得自己病重,越琢磨病越厉害,这是恶性循环;现在咱治了一次挺见好,您就尽量少琢磨这个病,也别想原理也别想咋治,该吃吃该喝喝,随着这次效果的更好,您想的就更少,想的越少对病情恢复越有利,这叫正的反馈。所谓的医生和患者配合,共同克服病痛,这是重要的一条。

再往后:“整夜做梦,还是夜里1-2点醒,但是行了不发作了,醒了就出汗2年。平时怕冷。”这是好几件事。

整夜做梦,而且大多是噩梦,这是不正常的。噩梦和不是噩梦也对应不同的脏腑疾病表现。夜里1-2点醒,夜里1-2点是丑时,对应的是肝经,肝主魂,所以他做噩梦。

出汗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肝藏血,很多出虚汗或者盗汗的从肝论治是有效的,到底从哪里论治,我们就在不断的询问中探求。怕冷基本都是阳虚。

再往后:“平时每天散步2-3小时,散步时舒服,爬5楼没事。血压正常,80-140以下。有糖尿病,不太严重。”活动没事,爬5楼没事!99.9%的除外冠心病心肌缺血,就是需要放支架的那种,也许你非要做个造影,也能发现血管狭窄,毕竟70多岁了,但是那有怎么样,不影响活动,不缺血才是正道。

糖尿病不严重,这种慢性病,患者自己都比较清楚,说不严重那就是不严重,他也没有天天测血糖,我们也就不用纠结是6.9还是7.9。

问:上边说了,因为患者说起来是没完的,而说的大部分都不是关键信息,而医生要做的就是既要让患者说,又要温柔而坚决的打断他,进行提问,医生的每一个问题都向抽丝剥茧一样,层层接近真相。以上记录,患者说了很多,但是我们记录的都是通过问,仔细问,得到的有用信息。

问,才是最体现医生功力的地方!活动后舒服,除外冠心病;夜里1-2点发病,肝经有问题;噩梦,结合1-2点发病从而归结到肝的问题;出汗,目前从肝论治;怕冷,虚证;他对吃药副作用的敏感,很多不是来自于身体因素,而是来自于精神因素,来自于心情,来自于恐惧,主要就是因为妻子的病闹的,这也是刨根问底问出来的!

至此,这位老爷子所有的情况,基本都清楚了。

舌苔和脉象都凑合,无特殊。无特殊就是没有明显的严重的特征性不好。

然后看报告。

行善堂不做西医检查,但是患者以前做的都要看。

这是2017年6月14,也就是第一次来诊前一周做的24小时心电。房早7745个,有196阵房速,有10阵房性二联律,有频发短阵室上速。

这是其中一段具体的记录。

这是心脏彩超。一般来讲,这种彩超报告我们在治疗时不给于特殊考虑,因为大部分都是这样,就是一个报告,仅此而已。但是我们要看,看了才知道仅此而已。

整个诊断接待交流过程20多分钟,还有很多细节不再赘述,实际上任何医生在接诊过程中都是大脑飞速旋转,不断的根据脑子里的知识体系进行思考,想的比问得多,说的比写的多。

然后就是治疗方案。

思考清晰了,方案也就明白了。

生物针照做,除了针对房早房速房颤室上速的这个重点外,还要兼顾肝。针药并用,老爷子以前吃什么药都过敏,虽然肯定有大部分是心理因素,但万一真过敏呢,拿药多了回去万一不能吃就浪费了,原则上全国没有退药的,但是患者是外地的,又不能向附近居民一样说来就来。

斟酌再三,开了两种药,每种三付,其中一种是代茶饮,肯定不会过敏,主要是养肝血的,强肝肾的,应该对出汗有好处,捎带对噩梦有好处;另一种三付,应该对做梦、对抑郁非常有好处,绝对不应该过敏但不敢保证,因为老爷子对什么都过敏,虽然他所谓的过敏不是医学上的过敏,但人家自己觉得过敏也不行啊,一副药18块钱,三付不到60,嘱咐吃完一付如果觉得好给我们来电话,我们邮寄,如果吃完过敏,就把另两付扔掉,反正也就是不到40块钱,就别退了,老爷子本人和他儿子都说可以,没问题。

治疗完毕,开门送客,老爷子一再说找到救星了,搞得我们压力挺大,老爷子来一趟不容易,这又是三伏天,期盼这第二次治疗后有更大的改善吧。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评论

注册    登录

评论列表(共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