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交感神经紊乱和房颤的关系!

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文章 > 房颤 >
阅读:+ 评论:+ 源于:原创 作者:馬宝琳 微信:18600717356 电话:400-101-8857

几年前,北京行善堂刚刚正式开业的时候,很多患者对我们主张的心脏交感神经和房颤的因果关系表示怀疑,很多患者去找他们信任的三甲医院心内科医生咨询行善堂怎么样。这几年来,我们治愈的患者越来越多,这已经不是问题,但还是有必要写一篇文章,拨乱反正。

现在大医院的医生越分越专,不是自己的病就基本上一窍不通,而一家大型三甲医院里真研究房颤的也就几个人,还主要是侧重射频。所以,很多搞房颤的也不懂或者没有深入研究神经和房颤的关系,普通心内科的医生(大医院)的就更听都没听过。这很正常,毕竟人的精力有限,兴趣有限,而现在信息太多。

行善堂创始人马宝琳从1990年开始研究神经和经络的关系,从1998年开始大力研究心脏交感神经和心脏病的关系,重点是和房颤的关系。

交感神经和房颤的研究很多

河里无鱼市上看,放眼全世界,研究心脏自主神经和房颤的人很多,而且近几十年来从未间断,我先上几个截屏图片给大家看看:

这是专门发表学术论文的一个网站,叫中国知网,都是中文的,大家看着省劲。

大家看,这都是国内正规大学、医学院、和正规医学专业杂志上的,当然,这远远不是全部,只是随便一搜得到的。

再看两个具体内容:

这个人说:国内外学者对神经和房颤进行了大量研究,房颤的神经机制必将推向另一个高峰。

注意,是另一个!

什么叫另一个?

当然是不同于射频的另一个。射频以外的另一个。

我在《射频治疗房颤的理论、历史、演变、疗效、副作用、争论、和未来》一文中提过:美国时间2016年11月15日上午,美国心脏协会2016科学年会房颤专场 —— 全球房颤大咖齐聚,探讨房颤的治疗,有个叫Dr Calkin的老外认为房颤消融不太可能治愈房颤。胡大一教授说:射频消融注定不是解决房颤的主导主流方案。

此观点不是今天主题,不再展开,我们回到神经和房颤的研究:

这一篇怎么说的?这个研究是近年来房颤研究的热点。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这都是国内的,国外的英文我这些年一直都在看,也基本上都看过,很多很多,英文看着不方便,我就不截屏了(就算是英文水平高的,您只要不是搞心脏电生理的也看不懂,不是歧视啊)。

在《射频治疗房颤的理论、历史、演变、疗效、副作用、争论、和未来》中,我提过,交感神经(或自主神经)和房颤的关系是假说之一。也有人用射频来消融神经,也有外科切除神经的,但效果不好。

国内外研究结论和治疗探索

  1. 国内外海量研究,没有任何人说心脏交感神经和房颤没有关系,有关系,非常有关系,这是全世界都肯定的;
  2. 国外研究的多,国内相对少;
  3. 既然有关系,人们就想办法治,到现在已经听过见过的办法有:射频消融的时候把心脏交感神经烧掉,神经在脂肪垫的地方最多,正常射频是不烧那里的,这项探索是把那里都烧毁,实际上是在常规射频的基础上多烧一些,当然理论依据不一样,结果呢?不行,效果一点儿也不好。还有外科手术直接把神经切断,行善堂见过两个,有一个还是好几年前切的,北京某知名医院做的,效果不行。西医模式的思路都一样,反正不是切断就是烧掉,没有别的方式。目前也没有什么西药能治。谷维素治不了这个,就算医生说开点儿治疗植物神经的,也没用,而且最好别吃,因为要么是维生素类的没作用,要么是治疗精神病类的把人吃傻了,真能吃傻,不是吓唬人。

西医研究和治疗的局限性

小局限是没有研究神经的仪器设备,没法儿检测。

冠脉造影和心脏CT能够看心肌是不是缺血;彩超能够看瓣膜怎么样,看心房大不大;就是没有看神经正常不正常的,还没研究出来,当然这并不重要,因为这是小局限。

大局限是西医的思路太微观,出发点错了,不像中医的整体论治。

神经有问题,把神经切了;胃里有溃疡,把胃切了;子宫有肌瘤,把子宫切了;扁桃体老是发炎,把扁桃体切了(现在观点变了,主张尽量不切)……

从来不想为什么溃疡,为什么长肌瘤,为什么发炎;不想去除诱因,也不想切除的后果。扁桃体发炎是人着凉后的反应,扁桃体是给人健康放哨的哨兵,哨兵病了你把哨兵给干掉了,谁还给放哨?胃的神经如果切了,就会有胃瘫,就是胃不怎么动弹了,就会肚子胀,消化不好;心脏正常跳动、放电就靠神经,你因为神经有问题导致房颤,就把神经切了,那心脏怎么办?这就像人脑袋疼,你不能把脑袋拧下来啊。

行善堂研究的特色创新

简单讲,行善堂的特色有三个:

  • 一是整体论治,房颤和肚子胀、失眠、爱生气等都有关系,房颤是冰山漏出水面的部分,而行善堂的治疗不但治房颤,还连水面下看不见的冰一起治;
  • 二是从神经、经络、脏腑三个方面一起治,神经是实实在在的、必须治;经络虽然看不见,但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物是目前看不到的),所以也要治;神经和经络为什么有问题,因为脏腑功能有问题,所以脏腑也要治。这样治病才有效,有效了才巩固。行善堂不像西医那样发现神经的问题就切神经、烧神经,也不像很多中医只谈君臣佐使、阴虚阳虚而不看彩超、不看神经。
  • 三是靠影响而不是切断,不是切断神经、烧毁神经,而是去影响他,这是中医哲学的精髓。小孩子睡觉的时候,如果有大人在身边,小孩就睡得踏实;大人在睡觉的时候,如果有人悄悄站在身边,即便是屏住呼吸、不出任何声音,也有能马上察觉出来的(当然也有人睡得死、打一下都不醒);很多现象说明,即便没有身体的接触,也有很多能量的传递,这个传递的能量不见得就是红外线、生物磁场等等这么简单。那么如果有接触是不是能量传递更多呢?行善堂的生物针用疗效证明,在心脏交感神经节附近放置生物介质就确确实实的能够影响心脏神经,让神经变正常。

结语:

疗效是检验一切医学理论的唯一标准,患者和行善堂的最终目标都是疗效,但有些人总是不怎么看疗效,而是刨根问底儿的问道理,不讲吧他不明白,讲吧他更不明白,而这些高深艰涩的知识是无形的,又不像汽车手机一样能摆到那里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挺烦。

随着国家支持社会办医的政策,越来越多的原来大医院的正规学者专家出来开小诊所,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美国最大最牛的医院也是个诊所(诊所可以很大,你弄10栋楼都行),也有人越来越意识到好像各行各业只要是做的好的都是私立的。

所以,行善堂研究的透,对自己要求的严,疗效比大医院好……

这些,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不是很正常,也很应该的吗。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评论

注册    登录

评论列表(共条)